• <s id="220qw"></s>
    <s id="220qw"><div id="220qw"></div></s>
  • <input id="220qw"></input>
  • 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!

    春秋戰國為什么沒有少數民族入侵

    時間:2020-11-11 19:34:03編輯:梓嵐

    春秋戰國時期是我國歷史上第一個大分裂時期,天下共主的周天子已經無力掌控分封的諸侯王,一時間群雄并起,諸侯林立,歷經五百余年的戰亂,終于由秦國殲滅六國,完成統一。那是一個我們現在難以想象的大動亂時期,甚至一些小國家在失去周王室的庇護后,如同薰華草一般朝生夕死。在這樣一個大動蕩、大分裂時期,為何那些不屬于周朝控制范圍的少數民族沒有趁機發難,入主中原呢?

    一、楚人以“蠻夷”自居,秦嬴自西陲伊始

    楚國,在春秋和戰國時期,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,昔日楚莊王問鼎天子,意在“示欲逼周取天下”,還確定了自己“春秋五霸”之一的地位;后有楚懷王約定合縱伐秦齊,為五雄之首。楚國的強大是大家有目共睹的,然而誰能想到楚人始祖卻為“蠻夷”出身,楚族在與遠古先民的長期交往、爭戰與融合中逐步發展起自己的文化。

    楚地楚民雖以“蠻夷”自居,但在發展過程中,楚人北上爭霸、先后征服或滅掉諸夏之國的同時,積極地吸收華夏文化,使自己成為與華夏同步前進的先進的文明大國,楚共王即位后更是做到了“撫征南海,訓及諸夏”。有了這么一個心向中原的大國鎮壓周邊的少數民族,讓他們沒有辦法起兵逐鹿中原。

    秦國,是不遜色于齊楚的西方大國,自秦嬴伊始,便是與西戎為敵,秦莊公受封“西陲大夫”,卻將秦人置于刀劍之前,死在西戎手下的秦人、秦國國君不勝其數,秦與西戎已成死敵。經過長達百年的慘淡經營,秦暴霜露、斬荊棘,秦人逐步適應了西陲惡劣環境,實力與日俱增,終于,在秦文公十六年(前750),“文公以兵伐戎,戎敗走。於是文公遂收周馀民有之,地至岐,岐以東獻之周”。

    此后,秦穆公在與晉爭霸時失敗,轉而向西征討西戎,“益國十二,開地千里,遂霸西戎!”秦昭襄王在位時,平定義渠,可以說,秦國是阻擋西戎繼續進軍中原有力屏障。除了秦楚外,還有滅了戎狄的晉國、胡服騎射的趙國、消滅萊夷的齊國,使得少數民族不敢再進軍中原,也沒能早早實現“亂華”而自取之的愿望。

    二、無馬鐙之鐵騎,不敵千乘之威

    據目前考古發現可證,早在我國西漢時期,便有了馬鐙,可別小看這個東西,雖然它只是騎馬人在上馬時和騎乘時用來踏腳的馬具,卻能夠幫助騎馬者在騎行時支撐雙腳,以便最大限度地發揮騎馬的優勢,同時又能有效地保護騎馬人的安全??梢哉f馬鐙的誕生,不僅解放騎乘者的雙手,加強了騎兵的優勢,在某種程度上甚至改變了歷史。

    然而在春秋戰國時期,游牧民族的鐵騎卻是不敵中原諸國的軍隊,在那個沒有馬鐙的時代,少數民族的騎手必須夾緊馬身再揪住馬鬃,才能不讓自己摔下馬背,連騎行都是困難重重,更別說拉弓搭箭、騎馬砍殺了。相比之下,中原的車乘卻能發揮更大的作用,一輛“戰車”中,一人駕馬,一人指揮,一人拿戈進攻,可以打亂對面陣型,進可攻退可守。

    同樣,沒有馬鐙的騎兵,沖鋒之勢大打折扣,比不過轟隆馳騁的中原戰車,人與馬一起,難逃冤死車輪之下的命運。裝備的差距,讓邊陲少數民族的騎兵方陣根本打不過中原的步兵軍隊,“問鼎中原”的野心被毫無懸念地澆滅了。

    三、西周滅亡之恥,華夏族十倍還之

    周幽王為博褒姒一笑,點燃烽火而戲諸侯,不曾想犬戎真的來犯,周平王被迫遷都,東周開始。東周王室衰微,天子只是名義上的天下共主,但面對昔日覆滅了西周的犬戎,各路諸侯可是一點都不客氣。

    在那個中原人還不是以“漢族”而是“華夏族”自稱的年代,雖然中原各國打打殺殺,但都還是沾親帶故的,而犬戎是滅了自己“大哥”的外人,各國國君的臉上都有些掛不住啊,所以別看春秋百余諸侯、戰國七雄逐鹿中原,打的不亦樂乎,但論血緣還是“一家人”啊,我們華夏人打架是我們的“自家事”,犬戎敢來那就是“找打”,因此靠近這些少數民族的諸侯國,個個都是摩拳擦掌,等著他們上門,“報西周滅亡之仇”。

    春秋戰國時期,我國各路諸侯征戰不斷,但無論是春秋時期的幾位“霸王”,還是戰國七雄,哪個不是積極討伐周邊的少數民族的主,或暴力征服、或懷柔內化,穩定自己的后方。在連年不斷的征戰中,這些少數民族得以保存就不錯了,更別提是否還有余力企圖侵犯中原、飲馬長江了。

    精彩圖文
    曰夲无码婷婷视频,欧州美女一级片,深夜一个人w黄在线免费看av,国内少妇美女一级A片
  • <s id="220qw"></s>
    <s id="220qw"><div id="220qw"></div></s>
  • <input id="220qw"></input>